您的位置:  测鱼新闻网 > 科技 > 什么网返水高,网上都不卖的电子烟,未成年人能在便利店买到吗?电子烟管理何去何从

什么网返水高,网上都不卖的电子烟,未成年人能在便利店买到吗?电子烟管理何去何从

来源:测鱼新闻网 发布时间:2020-01-11 17:18:29 1661次阅读

什么网返水高,网上都不卖的电子烟,未成年人能在便利店买到吗?电子烟管理何去何从

什么网返水高,先来看一段南都记者的调查——

网上不能卖电子烟了,但电子烟监管问题仍然有待厘清。电子烟的包装过于好看,加上调味类电子烟仍被监管部门默认许可,线下便利店公开售卖,正成为青少年控烟的阻力。

11月1日,国家烟草专卖局、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联合发文强调,各类市场主体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,并表示,敦促电商平台及时关闭电子烟店铺,并将电子烟产品及时下架。

政策层层加码下,网上已无电子烟销售。未成年人有可能在小卖铺、便利店里买到电子烟吗?南都记者在北京某初中一名女同学的帮助下,测试了“禁令”效果,结果让人乍舌。

11月的北京,一个寒冷冬日下午,南都记者来到北京某中学。在此就读的初二女生陈夕(化名),将协助南都记者测试近日发布的电子烟“禁令”效果。

等待陈夕放学时,学校门口的便利店引起了南都记者的注意,这里不仅没有电子烟销售,还下架了全部卷烟。五层烟架空荡荡的立在柜台后边。

这给了记者不少信心,若是对电子烟销售的监管力度与卷烟相似,应该就不会有店铺再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。

陈夕和记者首先去了学校附近的菜市场,这里有一家销售饮料、口香糖、卷烟的小店。小店墙上贴有“吸烟有害健康”“不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”等标语。

▲ 小店墙上贴有“吸烟有害健康”“不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”等标语,但店员仍然在卖。

在陈夕询问有无电子烟销售后,店员随即转向货柜,“要什么味儿的?牛奶?葡萄?”

交钱、找零,陈夕花45元买到1根“巨峰葡萄”口味的电子烟,包装显示其含有4%尼古丁盐。

这根电子烟由“维它(vitavp)”生产,厂家自称“抛弃式雾化棒”,“一吸即用,超长续航,350mah,机器吸抽500口,美国进口烟油材料,安全又放心”。

▲ 交钱、找零,陈夕花45元买到1根“巨峰葡萄”口味的电子烟,包装显示其含有4%尼古丁盐。

随后,陈夕和南都记者来到了附近的一家小超市,“阿姨你这有卖电子烟吗”?

“电子烟啊?”店员犹豫了一下,“有电子烟”。店员从柜台下掏出一个塑料袋,解开封口,里边装着多根花花绿绿的电子烟。

“要哪个?”

“粉的。”

这是根福禄(flow)牌的一次性电子烟,白桃乌龙茶味,含有3%尼古丁盐,售价也为45元。

▲ 店员从柜台下掏出一个塑料袋,解开封口,里边装着多根花花绿绿的电子烟。

陈夕和南都记者下一个目的地是一家烟酒行。

“我们就卖这一款,现在卖的特别好,美国的一个产品。”店员向陈夕介绍。资料显示,这款售价89元的雪加(snow plus)牌电子烟,由深圳雪雾科技有限公司生产。

与陈夕买到的其他电子烟不同,这家烟酒行卖给陈夕的是可换烟弹的产品。“你要想要什么味儿的烟弹,这有烟弹可以自己选。”店员补充道。

讽刺的是,电子烟包装盒印有两行巨大的黑字,“本产品含尼古丁,未成年人禁止使用电子烟”。有媒体报道称,这家公司不久前召开高管专项会议,全票通过将“让未成年人远离电子烟”写入公司基本法。

这篇报道还介绍,《雪加基本法》是雪雾科技的“宪法”,凌驾于一切公司规章之上。

▲ 这家烟酒行卖给陈夕的是可换烟弹的产品。

最后,陈夕和南都记者来到了一家连锁便利店。

这家便利店的收银台前,摆着两大盒电子烟。店员没与陈夕过多交流,仅告知产品的摆放位置和价格,便帮陈夕结账、找零。

这款“激爽薄荷味”的微珀(vpo)牌的电子烟售价39元,是陈夕此次买到最便宜的一根。

▲ 这家便利店的收银台前,摆着两大盒电子烟。

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内,陈夕和南都记者去了五家商店,除一家没有电子烟产品外,其余四家均把电子烟卖给了正在读初二、还穿着校服的陈夕。

去年8月,主管部门就曾发布《关于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的通告》并表示,电子烟作为卷烟等传统烟草制品的补充,其自身存在较大的安全和健康风险。为加强对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社会保护,各类市场主体不得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。

这份通告出台后并未解决所有的监管问题,特别是缺乏执法。

随后,今年11月1日,主管部门再次发布《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》,敦促电商平台及时关闭电子烟店铺,并将电子烟产品及时下架。

除了敦促网店下架外,这份通告再次强调,各类市场主体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。任何组织和个人对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的行为应予以劝阻、制止。

不久前,南都记者发现,北京有的烟酒商店中已张贴上述通告。有店员表示,这是应主管部门要求。

▲ 线下向未成年人售卖电子烟,几乎没有执法。

南都此次调查结果显示,对电子烟“禁令”的执行力度,特别是线下向未成年人售卖电子烟的问题,有待加强。

对于电子烟的危害,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一份报告就指出,相关公司通过所谓的“不燃烧香烟”运动企图树立大众健康伙伴形象,但实际是在推销其电子烟等产品。

国家卫生健康委副主任李斌曾在一次控烟活动上表示,电子烟会诱导青少年群体主动尝试电子烟,并最终成为烟草消费者。

“我们要旗帜鲜明的在这里要告诉与会的各位同学,与会的同志们,我们一起要告诉广大人民群众,拒绝电子烟,保护我们的健康。”李斌说。

此前,印度出台电子烟禁令时,印度政府就也曾表示,电子烟产品具有吸引人的外观和口味,以致其使用率呈指数级增长,特别是在发达国家及青少年儿童中大范围流行。

美国fda此前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,美国青少年使用电子烟的比例正在急速上涨。从2017年到2018年,高中阶段青少年使用电子烟的比例增加了75%以上。初中阶段的使用率增加了50%。

目前国内仍缺少精细的电子烟流行相关调查。不过,中国疾控中心的一项调查指出,电子烟的使用人群主要以年轻人为主,15-24岁年龄组人群电子烟使用率为1.5%。

(为保护暗访的女同学,陈夕为化名,感谢她和她的家人为本报道做出的帮助)

电子烟一“出生”就受到广泛关注,“新鲜体验”“健康无害”“帮助戒烟”等成为企业的卖点。早在2018年8月,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、国家烟草专卖局下发的相关通告指出,大部分电子烟的核心消费成分是经提纯的烟碱即尼古丁,尼古丁属于剧毒化学品,未成年人呼吸系统尚未发育成型,吸入此类雾化物会对肺部功能产生不良影响,使用不当还可能导致烟碱中毒等多种安全风险。

而且与传统烟草产品不同,电子烟的销售渠道和使用人群有其特殊性。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控烟办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,我国15岁及以上人群使用电子烟的人数约在1000万。使用电子烟的人群主要以年轻人为主,15—24岁年龄组的使用率最高,获得电子烟的途径现在主要是通过互联网,比例占到了45.4%。

但是,原本保护未成年人免受传统烟草侵害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》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》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》等法律法规并未涉及电子烟,这也造成此次通告并未得到社交平台第一时间响应。

从事电子烟研究的中科院生物学博士李雷表示,应尽快出台电子烟的国家标准,进而规范电子烟市场,避免出现有害物质的电子烟,实现质量总体可靠。

天阳(北京)律师事务所律师李紫微等人认为,立法机关和监管部门需对电子烟的法律定义和生产标准进行明确,指导电子烟厂商和经销商有法可依。同时,相关部门可以在建立对购烟者年龄的识别机制,区别对待成年消费者和未成年人消费者。

pk10注册

相关新闻